当前位置:合肥小米手机维修服务中心地址-维修网点查询-维修价格表影视陈正道:不必重返20岁
陈正道:不必重返20岁
2022-12-05

2014年是陈正道出道十周年。十年前的2004年,还是大三的他拍摄了短片《狂放》,正式进军电影界;十年后的2014年,他交出了《重返20岁》这部被他形容为“爱情亲情喜剧”的十周年纪念作品。《催眠大师》刷新国产悬疑电影票房的最高纪录,获得极高的评价,陈正道却只给自己这部作品打75分。这一次,他给《重返20岁》打了80分。看完样片的周刊记者信心十足:这会是开年一部十分重头的影片。

2004年处女作《狂放》入围当年威尼斯影展国际影评人周竞赛单元与东京“亚洲之风”竞赛单元;2005年作品《宅变》在台湾创下约一千八百万的票房佳绩;2006年因《盛夏光年》轰动一时;2015年转战内地拍摄电影《幸福额度》;2015年凭借《101次求婚》跻身“亿元导演俱乐部”;2014年《催眠大师》刷新国产悬疑电影票房的最高纪录……十年晃眼而过,陈正道取得的成绩让人咋舌,而他不过三十出头。他未来的道路还很长,潜力无限。

喜剧,你行吗?

“我做了一个很美的梦。真的,说出来可能你们都不会相信。” 这是《重返20岁》的台词。用它形容陈正道拍摄这部电影的心情恰如其分。

事情要从2015年8月说起。彼时,韩国娱乐巨头CJ公司启动了电影“一本双拍”的计划,即用同一个剧本《芝美》同步开发中韩两个版本的电影,韩国方面由《熔炉》导演黄东赫指导,中国方面则找到了陈正道。“剧本把我看哭了,这样的故事应该说给观众听。”他这样形容自己拿到剧本的感受。但是,由于忙于《催眠大师》的拍摄和后期处理,陈正道把拍摄《芝美》的计划搁置到了一边。

2014年2月。陈正道受邀去韩国观看由《芝美》改编的《奇怪的她》首映。从影院出来之后,他照例和母亲视频通话,母亲问他工作近况,陈正道兴致勃勃地讲着内容“烧脑”的新作计划,但身为家庭主妇的母亲听着听着就开始眼神放空,于是,陈正道聊起了《芝美》。没想到,讲着讲着,母亲的眼眶就红了。

“我是为我母亲想看所以拍这部片的。我很高兴有这样一部电影,也许在别的观众心目中,它不如《催眠大师》这样的类型高逼格,认为我没有继续挑战极限。可是我倒觉得拍部片给我妈看,让我妈带她的妇女朋友们看,是一件很高兴的事。”陈正道说。

《重返20岁》的拍摄计划就这样重新被提上了日程。彼时,陈正道的《催眠大师》正在国内大红大紫,填补了国内悬疑影片的空白。很多人劝他跟进同类型的电影,在华语片市场达到不可替代的位置。从导演规划方面考虑,拍摄《重返20岁》似乎并不是最好的选择。宣传期间,当被好友徐峥问及下一步计划时,陈正道如实回答:“打算拍一个老太太变成20岁的小女生的故事。”徐峥以为是惊悚片,得知是爱情亲情喜剧后,他挑了一下眉毛:“喜剧,你行吗?”

既梦幻又接地气儿

在一片质疑声中,《重返20岁》于2014年5月正式开机。在此之前,陈正道没有拍摄喜剧的经验,还担心自己笑点和内地观众存在差异,压力大到“手心时常有汗”。但渐渐地,他发觉自己很喜欢这种紧张,因为能更好地激发他的潜能。《奇怪的她》珠玉在前,陈正道对于“中国版和韩国版的差异”,也有自己的见解:“你爱你的奶奶这样的情感,是全世界共通的。同样一个剧本,在台词目的和戏剧结构相同的情况下,因为两个导演对奶奶的看法不同,出来的效果就完全不同。”

在陈正道看来,韩国版的奶奶是大大咧咧的欧巴桑。但他在读剧本时,却觉得芝美不是这样的,应该更像他自己的奶奶:“优雅、苛刻、讲话刁钻,年纪很大却葆有女人心的一个人。”凭着这份记忆,陈正道找到了归亚蕾,因为她的表演能勾起对奶奶的回忆。陈正道笑谈,自己小时候最害怕的,是奶奶搓着麻将讲上海话,于是剧中就有了归亚蕾饰演的梦君玩麻将诈和的桥段。“韩国奶奶会认为子女是大人物了,更多地是在家服侍他;但是中国奶奶就觉得自己孩子永远长不大,你永远斗不过我,我就是比你厉害。”因此,无论是老年梦君的絮絮叨叨,还是年轻梦君对自己孙子的苛刻惦念,中韩两地的母子关系都在电影的细节中一 一体现。

“既梦幻又接地气儿”,陈正道这样描述《重返20岁》的风格。电影中最梦幻的部分,是奶奶拍照的青春照像馆,它是陈正道斥资百万打造的三层楼高的实景,一砖一瓦都严格遵循欧洲建筑风格,里面陈列了上百台古董照相机。为了让影片老少咸宜,陈正道更是请到了鹿晗、陈柏霖、王德顺三代男神。嬉笑怒骂之后,回归到最柔软的亲情:“我最看重结尾的那几滴眼泪。”这样的用心,从微博曝光的笑泪交织的观众照片里可见一斑。而之前持怀疑态度的徐峥,更是第一时间转发并评论:“好影片,好影评”。

“现在是中国最好的时代。我们在路边看到一个跳广场舞的70岁的老奶奶,她年轻时想做一个舞者,可是她20岁时,那个时候的中国,她可能实现梦想吗?她不行,她只能按照时代的安排做事。但是他们开创了这个时代给我们。我想做导演,你想做作家,都是可以去追寻的。所以我拍这部电影。中国版定名为《重返20岁》,讲述老奶奶经历的开心的旅程,但真正的主题是不想重返20岁。她不想回去,因为她人生最大的梦想是她的孩子。”

花心的双鱼座

陈正道和电影结缘已久。高三那年,他受彼得·杰克逊《梦幻天堂》的影响,拍摄了人生中第一部短片,并凭借它免试入读大学。念书期间,他拍过广告、MV,相继拍摄了《狂放》和《宅变》。2006年,抱着“当时拍什么都不赚钱,不如拍部个人作品”的想法,陈正道拍摄了《盛夏光年》。

“那个时候听了太多好听话,年纪轻又太骄傲了,不好相处。”他这样评价当时的自己。台湾市场不景气,他又年轻气盛而没电影可拍,权衡之后,陈正道于2007年来到北京,开始了孤身一人的“北漂”生活。沉寂的四年里,他每日和剧本搏斗,拿出过《世界上最后一场雨》、《还魂记》两个剧本,但都被投资方拒绝了。这期间,台湾陆续推出了《海角七号》、《听说》、《艋舺》等票房和口碑都不错的电影。有人劝他回去,他却不为所动,觉得自己性格更适合内地:“内地会更把年轻导演当作一个导演。没有人会责怪你电影好不好看,大家只会帮助你拍。内地的自由度来自于它的限制,所以你在这个框架内时,可以用最高的预算做到你想要的东西。”